东莞务工的彝族青年:跟着工头走出凉山,致富梦仍遥不可及

作者:谢匡时 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16-08-31 10:01:17 阅读量:

 【编者按】

 
    彝族人南下打工并非新鲜事。据凉山州农劳办2015年统计,凉山州有十几万彝族人在珠三角打工;而关注彝族务工问题的学者黄岩估计,实际打工人数约为30万。打工者以东莞为核心,向深圳、惠州、中山等地辐射。
 
    8月的东莞,午后常有阵雨,湿热中暗含着一丝躁动。工厂大门一开,一群工人们涌向对面的小卖部或小饭馆。冲在最前面的是几个年轻的彝族小伙子, 21岁的阿海里哈也在其中。
QQ截图20160831095312.jpg
 
2016年8月15日,广东东莞凤岗镇,彝族打工青年阿海里哈在宿舍里。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谢匡时
 
    阿海里哈来自四川凉山州普雄县。凉山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也是中国经济最欠发达的地区之一。这片被毒品和艾滋病侵扰的土地,无奈地成为“贫困的样本”。因贫失学在凉山地区十分常见。阿海读五年级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独自带着三个孩子艰难求生。
 
    “我15岁就开始出来打工了,现在已经6年了。”阿海起初在川贵一带打零工,去年跟着老乡沙马伍合来到了东莞,他还给自己起了一个汉族名字——李文东。
 
    “普通”彝族男工的日常:没有积蓄,需借钱度日
 
    彝族人喜欢群居,大部分工人都是跟着工头外出务工。这种以工头为纽带的批量用工模式,被称为“领工制”,也构成了彝族在制造之都的独特生态。工头是连接工人和工厂的重要一环,工头们与工厂签订用工合同,同时负责管理彝族工人。
 
QQ截图20160831095319.jpg
8月20日,不用上工的时候,阿海(黑衣)偶尔会坐在一旁看其他彝族年轻人打牌。他赌不起钱,只是单纯消磨时间。
 
   彝族人生性热情,却也好赌嗜酒。刚出门打工的年轻工人,时常聚在工厂外面喝酒,凌晨三四点才会回到宿舍休息,有时也会因一点小纷争而大打出手。“现在情况好了很多,工厂规定了十二点半必须回宿舍。”工头马海木呷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那些喜欢喝酒打架的,厂里不要,都被送走了。”
QQ截图20160831095325.jpg
 
8月20日,阿海打工的工厂门口。该工厂实行封闭式管理,工作时必须穿工衣,进出工厂需要通过安检门,上下班有严格的打卡规定。
 
    阿海所在的工厂位于东莞凤岗镇,是一家台资企业,以生产专业的游戏键盘“双飞燕”而闻名。阿海的工作内容是打包,每天工作11-12小时。除去工头抽取的管理费,阿海的时薪为10元,每个月到手的工资在2500元左右。这点收入对大部分男工来说,只够维持日常花销,有时还需要找工头借钱。
QQ截图20160831095332.jpg
 
8月17日,白班结束之后,身无分文的阿海在小卖部赊账,拿了一包17元的黄鹤楼1916香烟,外加一小袋1元的槟榔。过了一会,他又去赊了一包1元的小鱼仔,“没钱吃饭了。” 
 
    小卖部的女老板专门有个本子用于记录赊账,她会在发工资时直接找工头结账。小卖部老板表示,这些彝族打工者性格豪爽,出手也大方:“发了工资的前半个月,这些男工都在外面吃饭,到小卖部买烟买酒。等到下半个月,工资早就花完了,就没人出来,都老老实实在厂里食堂吃免费的饭菜。”
 
QQ截图20160831095338.jpg
8月17日,经过4个小时的加班,没怎么吃晚饭的阿海,有点熬不住饿了。身上没钱着实不便,他跑到工头家里借钱。虽然已临近发工资的日子,工头还是预支了80元给他。
 
 
QQ截图20160831095345.jpg
8月17日晚,手头一有钱,阿海就去夜宵档点了一份烧烤,算是难得的“打牙祭”。
 
    阿海说自己不酗酒,只是偶尔喝几口。阿海坦言父亲过世早,他不知道怎么和别人打交道,“朋友不多,大多数时候是自己一个人。” 这个自称是“一个伤感的男人”的青年,在外闯荡难免会寂寞。所幸,他遇到了女友阿美。
QQ截图20160831095352.jpg
 
8月16日,东莞,阿海使用的是一款模仿iPhone外观的国产手机,锁屏界面是他和女友的合影。
QQ截图20160831095357.jpg
 
8月21日,一个周日的下午,阿海走在深圳回东莞凤岗的路上。因为周六晚上不加班,他通常会在周六傍晚出发,大约晚上9点到达深圳,第二天下午返回东莞。
 
    阿美也是彝族人,今年18岁,在深圳龙岗的一家工厂打工,距离阿海的工厂10公里。阿海会在周末去找女友,为了省钱,他选择步行3小时去深圳。
 
QQ截图20160831095404.jpg
8月21日,深圳,阿海和阿美在一块吃泡面。
 
    除了上班和睡觉,阿海一有空就跟女友聊天。因为不能经常见面,阿海几乎每天都在QQ空间上更新说说,倾诉对阿美的想念。他称阿美是“傻老婆”,阿美则叫他“傻老公”。阿海说很多人羡慕他俩,因为“我们彼此非常相爱”。
 
QQ截图20160831095411.jpg
8月18日,东莞,在阳台上唱歌的阿海,他面前摆着专门用来抄写歌词的本子。他会把对女友和亲人的思念编进歌曲里。
 
    阿海有一个音乐梦,他从小就热爱唱歌,喜欢改编刚学会的词曲。“明年我想自己出来,去深圳,一边打工,一边找个吉他店学唱歌学弹吉他。”阿海说,他现在还是个穷小子,但他也想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但他也不停反问自己,“可是我的梦想会实现吗,我会做到吗?”
 
勤奋的彝族女工:给自己留五六百,剩下工资全寄回家
 
    相较本民族的男工,彝族女工其实在就业上更具优势。在工厂管理者眼中,彝族男工喜欢偷懒,而女工却十分勤奋努力。长期研究珠三角彝族务工的白史各教授,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珠三角企业存在用工歧视,而族别歧视和性别歧视非常严重。部分工厂公开拒绝招聘彝族男工,更有甚者把所有彝族工人都拒之门外。
 
QQ截图20160831095419.jpg
 
8月19日,东莞马海阿比(右)和一位彝族女工去上晚班,厂里的女工数量多于男工。
 
22岁的马海阿比来自凉山州喜德县,和阿海在同一家工厂上班。阿比说,出来打工就是为了赚钱。她很少外出,大部分空闲时间都待在宿舍。
QQ截图20160831095425.jpg
 
8月18日,发工资的当天,领到2900元工资的阿比请室友吃冷饮。
 
 
QQ截图20160831095432.jpg
8月19日,阿比的宿舍内。阿比床底下花600元购买的耐克鞋,是她为数不多的“奢侈品”。阿比说,“为了买这双鞋,我要辛苦工作一个礼拜。”
 
阿比在生活上省吃俭用,每个月只给自己留下五六百元,剩下的都寄回老家。
 
QQ截图20160831095438.jpg
17岁的彝族少女尼苦伍子莫是少数的正式工,她的工资相对较高。尼苦伍子莫很羡慕那些读大学的同学,“我这辈子就想去大学看一眼,看一眼就足够了。”
 
 
QQ截图20160831095444.jpg
8月19日下午,阿比的丈夫罗河阿莱从老家来到东莞的第二天,两人在工厂碰面。
 
    阿比很早就在父母安排下结婚,23岁的丈夫阿莱原本是个小工头,带着四五十个彝族工人在外打工。今年年初,几个工人因打架惹了麻烦,工厂跟阿莱的合作就此告吹。
QQ截图20160831095449.jpg
 
8月19日,阿莱带着同乡的几位工人提着行李进厂。
 
    在老家赋闲了几个月,迫于经济压力他带着6位同乡,投奔了“大工头”马海木呷。
 
   工头:既是管理者,也是异乡的亲人
 
    在珠三角地区,仅彝族工头的数量已近6000人。来自凉山州喜德县的马海木呷,也是彝族工头之一。35岁的马海木呷上过中专,是当年“国家出路费”赴珠三角务工政策的享受者。后来,他开始把家乡的彝族人带出大山打工。今年,他已成立了一家劳务派遣公司,拿到了正规的劳务派遣营业执照,手下共有近300名彝族工人。此外,一些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工人,也会找马海木呷帮忙介绍工作。业务铺开后,他就把在老家的小舅子沙马伍合带到东莞做代班,帮忙管理工人。代班主要负责带工人进厂、办理工作证,并教他们一些厂里的规矩。
 
QQ截图20160831095455.jpg
8月16日,东莞沙马伍合在工厂门口简单面试两位佤族工人,主要是看她们的身份证、年龄等基本信息,没有太大问题都能带进厂。
 
    “彝族当地的长辈希望自己孩子有同乡带着,这样在外面有个照应。在外的彝族人觉得和老乡在一起,也不至于太孤单。”马海木呷说。“工头出来混靠的是信誉”,他把同乡带出来打工,就得负责过年时安全再把务工者带回去。
QQ截图20160831095501.jpg
 
8月14日,马海木呷坐在自己新开的劳务派遣公司的办公室会客,墙上挂着“诚信赢天下”的匾额。
 
 
QQ截图20160831095507.jpg
8月15日晚,马海木呷在车间了解工人的加班情况。
 
    工头不仅是工人的管理者,也是他们的亲友,代表着彝族人在陌生都市的血脉亲近感。彝族人只相信熟人,没有熟悉的工头带路,父母多半不放心孩子离开凉山。没有工人跟随,工头也无法从中赚取中间费用。大批能吃苦的流动工人,才能满足珠三角工厂季节性暴涨的用工需求。三方互相依附,共生共存。
 
QQ截图20160831095513.jpg
8月19日,马海木呷劳务公司的另一位合伙工头沈三留子,正在给工人发工资。彝族工人很少使用银行卡,工资通常直接以现金的形式发放。
 
    “很多彝族工人没有读书,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发工资的时候,签字都需要别人代签。”工头马海木呷补充道,一些工人领了工资后却不会汇款,又得靠工头把钱寄回到老家去。
 
    珠三角彝族工头之间也有“行规”,即某个工头带出来的工人,不能随意“跳槽”到另一个工头处。若出现流动,每跳槽一人,新工头需赔偿原工头一万元。只有等到过年时彝族工人回到老家后,才能重新选择工头,建立新的“契约”。
QQ截图20160831095520.jpg
 
8月14日,马海木呷在工厂组织彝族工人成立“小马队”篮球队,开展篮球比赛,丰富工人业余生活。
 
 
QQ截图20160831095532.jpg
    星期六晚上,厂里不需要加班,公交车上挤满了出去玩耍的彝族年轻人。彝族女孩喜欢结伴去镇中心溜冰,购物,吃东西。这是她们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
      新一代的彝族年轻人,依然喜欢穿着统一设计的“彝疯家族”LOGO的文化衫,衣服上印着“时光不老,彝疯不散”。他们很有活力,但对未来却没有太多设想。
 
QQ截图20160831095541.jpg
 
8月20日,周六晚上,一位17岁的彝族小伙子在溜冰场溜冰。
 
    作为工头,马海木呷说:“我的家乡山好水好,但就是太穷了,很多地方路都不通。”他打算在今年过彝族新年时,在家乡竞选村长,带领家乡更多的人外出务工、赚钱致富。
 
    然而,在产业转型升级、低技术劳动力需求不断下降的背景下,早早辍学的彝族年轻工人,将如何打破“种土豆吃土豆”的命运,依旧悬而未决。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谢匡时

上一篇:CCTV农业节目《科技苑》栏目《大开眼界-揭秘中国土特产》走进凉山雷波
下一篇:彝族母语电影《我的圣途》北美首映获好评 拟于11月3日国内首映
凉山图片
1954年的德昌县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合影照
1954年的德昌县第一届人
【彝人肖像】一组凉山州布拖县彝族葬礼中的人物
【彝人肖像】一组凉山州
回味2008年那场西昌的大雪
回味2008年那场西昌的大
凉山州会理县2015年第一场雪
凉山州会理县2015年第一
会理县档案局有一套来自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的百年凉山老照片第二组
会理县档案局有一套来自
会理县档案局有一套来自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的百年凉山老照片第一组
会理县档案局有一套来自
四川凉山泸沽湖秋日星空
四川凉山泸沽湖秋日星空
西昌城西生态公园
西昌城西生态公园
一周阅读排行榜
视频关注排行榜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合作联系 | 广告咨询

始于2008年 凉山在线 www.ls520.net 版权所有 | 蜀ICP备12019630号 凉山州网监备案号:51340003001212

联系电话:0834-2596961 电子邮件:515299333@qq.com 联系 QQ:418311737 QQ:515299333

欢迎商家、企业、单位等社会各界朋友与本站合作,共赢未来! 联系地址:西昌市尤家屯安置小区21单元10-2室

̫ҳ_̫ƽ̨_̫վwww.svip10086.com ̩ɽֳwww.svip10086.com